2015年7月12日

柴村仁《由良三部曲》


  所謂的『由良三部曲』依序分別為『賽姬的眼淚』、『海德拉的告白』、『生者的紀念日』,中文版書封直接沿用日版的插畫設計,其魅力可見一般,相信受到書封影響才拿起這部作品的讀者應該不少。

  這部作品有幾個特色:

  1. 雖然是以第一人稱的『我』作為主述者,但『我』卻不是主角。
  2. 三本書同樣都由兩個故事組成,前者為中篇,後者則為短篇,以倒敍方式呈現,兩個故事互為因果(『生者的紀念日』除外)。
  3. 每篇故事皆由一個『我』,負責敍述圍繞在主角-由良彼方的周圍所發生的故事,讀者僅能透過敍述者的視角來認識由良,無法得知由良真正的內心想法。
  4. 由於是個一開始就注定是悲劇的故事,所以讀者僅能和主角同悲,無法有任何的期待。

  以調查一名自殺少女尋死的真相作為故事的開端,由於死人不會說話,所以對多數讀者來說無法對已成屍體的少女有太多移情作用。然而,作者卻在真相大白後,以少女的視點寫了一篇短篇,於是乎死亡的女少逐漸有了血肉,就在讀者隨著少女的遭遇與心情同悲同喜時,才赫然想起少女在前篇中早已身故,好不容易重拾笑臉、正待展翅高飛的少女,時間早已停滯...

  作者顛倒時間軸的編排手法,讓這部原本應是筆觸輕快、沒什麼複雜人物關係及難解謎題的輕小說,覆蓋著濃濃的哀傷氣息,看完『賽姬的眼淚』只有無限感慨,久久無法言語。才剛剛要開始萌芽的愛戀,因為如此愚蠢的原因而變成難以挽回的天人永隔悲劇,也難怪由良會毫不猶豫的從四樓縱身一跳,撇開因為痛不欲生想追隨吉野的原因不說,應該只是想看看吉野最後所見的景色吧,但這舉動真令人心痛。

  吉野的時間雖然已停滯,但活著的由良時間卻仍持續往前,於是有了『海德拉的告白』及『生者的紀念日』這兩本續章的故事,然而對失去所愛之人的由良而言,任憑外在時間一秒秒地流逝,但他的內心早已隨著吉野死去,這是看了兩本續章之後的想法,仍舊因為無法面對遺失了半身的傷痛而如行屍走肉般活著的由良,再度帶給閱讀者既深且痛的感慨。

  2011年票選刻骨銘心小說感動最終章──『生者的紀念日』的書背印著這麼一行大字,但上網查了一下才發現,『由良三部曲』不但換了出版社再版,第四部『ノクチルカ笑う』也在2014/10/15出版發行,但據說由良登場篇幅少的可憐,看來即便作者提筆寫了第四部,仍舊不打算讓由良破繭而出,重拾以往爽朗個性。

作者:柴村仁
出版:台灣角川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